首  页|党务政务|走进浠水|新闻中心|专题报道|文化浠水|招商引资|科教频道|旅游频道
新农村|体育娱乐|浠河行|图片中心|视频新闻|图片新闻|生活频道|在线访谈|红烛社区
关注微信公众号秀美浠水xishui438200
贯彻落实浠水县第十四次党代会大会精神
 当前位置: 浠水新闻网 - 新闻中心 - 浠水新闻
天九塆记忆
发布时间:2017年12月2日   来源:黄冈日报
  天九塆是一个自然村落,地处浠水县城附近。天九塆里都是李姓人家,据说是同一祖先的后代。村子坐落在两条山脉之间,因为塆大户多,天九塆便被分为上塆和下塆。塆里人,大多严格按照辈顺所赐之字来取名,所以,不用看年龄,只看名字,就知道辈顺的长幼。

  我出生在天九塆,是天九塆的外孙。李姓的辈顺有“文分作有云,如山斯灯申”等。母亲是斯辈,于是,见斯辈的,我便喊舅喊姨,见山及以上辈,就喊外公外婆。称呼上去了,待遇随之就来了:上塆下塆,东家西家,我吃了个遍。遇到小伙伴之间偶有纷争,大人一句“莫惹外孙伢”,小孩子们便立马都客气起来。所以,但凡有哪位舅姨外公外婆,逗我当众来一段“临行喝妈一碗酒”,或“我家的表叔数不清”,我都不推辞,也不知害羞,站定了张口就来。每次唱罢,无论词对不对,曲正不正,他们都慷慨地赐予夸赞。所以,直到现在,每遇到李姓人,我都忍不住,要在心里给他们排排辈顺。

  在天九塆,我家房子位于上下塆的连接处,承上启下的位置。左右两家分属于上塆和下塆,他们长长的房屋外墙,围就了我家门前那一方长长的院子,那里是我和小伙伴们的乐园。如同一群忙碌乱飞的麻雀,我们叽叽喳喳上蹿下跳在这片乐园里。我们常常借着屋檐滴水形成的小沟,就势搭起一个象征性的小灶,瓦片当锅,沙子作米,松针为柴,断草为菜,假作厨炊。“炉灶”过矮,我们便捡一竹筒,趴在地上对着“炉灶”一阵乱吹。一场厨炊罢,我们个个都是一张花脸一身灰沙。因为玩这个游戏需要趴在地上,某次玩做饭游戏时,我正患甲沟炎的右手食指,被同伴一脚踩得血脓四溅,我哇哇大哭,同伴惊慌失措。虽如此,但此游戏还是让我们百玩不厌。

  人生第一次吃到了板栗也是在天九塆,真心觉得那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。吃完后,便去找小伙伴炫耀,不一会就有一群馋鬼跟着我来家里,我便给他们指认我吃剩的板栗壳,让他们经受了一场说壳止馋的考验。

  天九塆是大塆,露天电影就经常选在天九塆放映。经常来塆里放映的放映员也姓李,大家都称他小李。小孩子中,我是电影最铁杆的粉丝,就是同一场电影,也是常看常新,以至于电影放映轮流到附近塆里了,小李叔叔也会牵了我去。

  塆里的财经队长是管粮食的,我也称他为外公。外婆要赊粮食(多是绿豆芝麻等杂粮)了,总是让我拖个跟我一般高矮的篮子先去。按照外婆的吩咐,在外公称粮食时,我总不忘说上一声:外公,您称红一些哈。虽然并不知道“红”是什么意思。

  童年的某些记忆,现在想起来,多有点照片底片的效果,留下的多是些轮廓。记得有次,队里挖了一个深洞,走近洞口,有一股凉气扑面而来,跟现在的空调效果很像。但我终是没敢走进去,因为洞口有一个庞然大物躺在那里,眼珠亮突滚圆,脖子上的皮肤打了皱褶松垮垮地耷拉着。现在想来是黄牛?后来问了多个当时牵我去的大人,他们竟都不记得了,只是说塆里曾经挖过一个防空洞。

  还有一次惊吓,也记得些大概:看到大姑娘们都把头发中分为左右两份,再编成两根辫子或两根毛刷,觉得很好看。于是指着自己头上那根冲天刷,告诉家人,也想要“开路”。家人中就有人拿锄头在我头上试了试,有人扯了门上红对联沾了水,在我头顶一捏。看见“血水”从头顶顺脸流下,我是真的被吓坏了,不禁大放悲声!

  细娘当时是塆里最漂亮的姑娘,她在嫁给细爷前,总带着我逛街。因为做房子挖地基,细娘娘家的地底下挖起了好几坛子明清时的铜钱。每次要上街(方郭)了,细娘就会装着两荷包铜钱去,当废铜称了换钱消费。有次,随细娘去方郭,没有柜台高的我,突然发现橱窗玻璃上有一道破痕,一番琢磨,我拧下了拴捆破玻璃的铝丝上作垫补固定用的纽扣。晚上回家,妈妈发现了我荷包里的纽扣,知道纽扣来历后,一顿暴打如倾盆大雨将我淋了个透。

  人生的第一个玩具娃娃,是爸爸买给我的。熟塑料材质,空心,底部有哨子,一捏娃娃,哨子就叫的那种。可还没等我捂热了它,这个娃娃就被妈妈丢到门口池塘里了。接着,就是爸妈的争吵声,因为妈妈是个勤俭持家见不得浪费行为的人。也许是对自己童年痛失玩具娃娃的补偿,在我也有了女儿后,我给她买的第一个玩具,就是这种捏捏叫娃娃。

  外婆的房子在上塆的池塘边,每到太阳升起,阳光就会穿过墙壁上的万千缝隙,射进屋来,这一条条的光柱,如一条条流动的河流。就像河流里会有游动不息的小鱼小虾一样,在光柱里我看见了鱼虾般游动的细小尘粒。外婆就是在这根根光柱里梳着她的头发,光线,在她的动作里不停地变换着折射的角度。每次梳完头,外婆便将落在梳子里杂乱的头发丝捋在一起,卷成一个个小球球,塞进墙壁上的缝隙里。并告诉我,等头发球球聚多了,就可以拿来给我换糖吃了。于是,我天天看着墙壁缝隙,等啊等啊,都不知道外婆是什么时候去世的,我也没等到头发聚多了的时候。

  玉华外公(后爷爷)放养了一群鸭子。鸭子密密麻麻的嘎嘎声和摇摇摆摆走路的样子,还有那空旷田野里的麻雀青蛙,对于我来说是多有吸引力啊。除了担心会遇到隔壁艾家塆的“二”外,有鸭子呷水啄草叼虫等响声充斥的那片田畈,是多么有趣啊!

  “二”是人名,那是一个比我略长几岁的男孩,别看名字是“二”,其实聪明顽劣,见了面生的小孩子,他便要打。他打伢有经验:乘人不备,上来就是一拳或一巴掌,或干脆用力将面生的小孩子往水田里一推。待大人们听到哭声来制止时,二却已转身跑远,因为快跑而兜住了风敞开的白衬衣,在田野的风中翻飞。上初中后,老师带我们去方郭街上看一面墙报,上有一篇文章居然就是“二”写的!时光荏苒,当初那打人的“白衬衣”居然成了老师树给我们的榜样了!且他家的“三”还跟我同班同学。说真话,“三”可是个好孩子,不仅学习好,还不打人。

  五岁后,父辈们便一担箩筐把我们挑到了现在的塆里。

  参加工作后,我曾经路过天九塆,迎面遇到一荷锄的塆人,知道了我是兰(我的小名)后,他一嗓子喊来塆里的人,大家围着我一阵惊叹:“长这么大了!”成长中的我,于他们来说,是岁月长途里,有一长段未知的岁月被莫名剪掉了的那个孩子,以至于他们都感叹:当初那个小人儿,是怎么突然之间成人了的!

  天九塆,还是我的那个天九塆!


热门推荐


浠水县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集中教育及“五星评创、阳光服务”活动专题
开展五城同创 共建秀美浠水

招商信息 >>更多
图片新闻 >>更多
视频新闻 >>更多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Copyright© 2007-2015 浠水新闻网 版权所有
鄂ICP备10015044号 鄂网备421009
主管:中共浠水县委宣传部 承办:浠水县信息中心
新闻热线:0713-4221416
网络110报警服务
网络110
报警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