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  页|党务政务|走进浠水|新闻中心|专题报道|文化浠水|招商引资|科教频道|旅游频道
新农村|体育娱乐|浠河行|图片中心|视频新闻|图片新闻|生活频道|在线访谈|红烛社区
打造中部陶都 浠水低碳陶瓷产业园
 当前位置: 浠水新闻网 - 走进浠水 - 浠水印象
观景“阎王摸壁沟”
发布时间:2016年9月4日   来源:黄冈日报

  昨天,美女小饶做东,请浠水一帮文友游丁司垱,我和老何应邀前往。

  我们九点钟准时聚齐,在市府宾馆门口。两辆小巴士,一辆坐五六人,都是老朋友。有浠水第二代农民作家代表周正藩大哥,有民间音乐家叶小青,有全国知名的故事大王王应良夫妇,其他老手、新秀数人。

  奇怪的是,小巴士出城不往南,而往东。东行约二里,再折往南,钻进闫河沟。又南行数里,来到山前,司机喊下车。舍车步行,翻山可达目的地。行百来米,到达一村居前,问一晾衣的大嫂:“请问从这里可到油铺咀吗?”大嫂答可以。一行人便蛇行踏上了山边小径。小径少有行人,荒草遮没。路左一道深沟,路右一条山涧。山涧以石为底,嶙峋起伏,却无涓流。老何的诗来了:“破涧不见泉水出,山路依稀接荒田。”大家喝彩:“好诗。”一旁的小饶也即时念出一段儿歌:“阎王摸壁沟,石头往下初(意即掀),初了半个月,大水冲到点冇得。”正是当时情景的写照。“往下初”,意即搬石垒岸。

  阎王摸壁沟,真是一个好名字。我曾经到过恩施大峡谷,虽然名字叫得响亮,终究缺少特色,不及“阎王摸壁”来得传神过瘾。既有“阎王”,足见其险,深渊万丈,摔下去就会要了性命。而又曰“壁”,是言其陡峭。还有一“沟”,则见两边山峰对峙,只有一道逼仄的山沟,沟上只有蓝天一线。如此险怪的地方,别处少见。山上多竹,成簇成片,都是手臂粗的楠竹。与竹林相夹杂的,是各种灌木,高低缠绕,密不透风。松柏不多,枫树、乌桕倒不少。只是叶子尚未红透,还不能有鲜艳的颜色。小路旁边最多的是野菊花,这里一团,那里一片,散发着微苦的馨香。荆棘牵衣,不时可以看到玛瑙一样红润的小红果,像涂了明漆,红得发亮。这种小红果是可以吃的,成熟的果子微甜带酸,是小孩子最喜爱的野味。还有白色的山茶花,铺在树上如一层雪。如果将山茶和红果插瓶,不用说,那便是最富秋味的装饰。

  越往上走,山路越险,小径变成了石磴,直上直下。攀石而上,后面人的头正顶着前面人的脚,一不小心就会滑倒。好在山里竹木缠绕,就算是滑倒,也绝对掉不下悬崖,身子会被竹木络住。这给了我们信心,所以虽说微汗沾衣,气也喘得粗了,但依然半点担忧也没有。登这样的山峰,最宜于唱山歌,叶老师的歌喉便亮了起来:“山歌本是古人留,留给后人解忧愁。三天不把歌来唱,三岁伢儿白了头。切记莫把古人丢。”歌词是鄂东著名的赶五句,调子也是最有影响的“三百六十调”。这种山歌可以有多种唱法,如果在室内聚会,宜于小声哼唱。而一旦到了高山,则需吼起来唱,如陕北的信天游,别是一番高亢和苍茫。歌声随山风在谷中撞击,这边山崖发出,那边山崖折返,悠悠几个来回,最能体现鄂东民风的野性。同行的岑华松是本地人,一路走一路说哪块田他干过活,哪块草他放过牛,哪块石头上他摔过跟头。正说着,密林里响起了狗吠声。我油然念起两句唐诗:“柴门闻犬吠,风雪夜归人。”可真要是风雪夜归,在这深山中如听得到犬吠,那种亲切和踏实只怕是山外人难以体会的。

  好不容易爬到山顶,却是相对平坦的埂,名之曰“闫垸埂”。一块马鞭草的平地,周围依然是竹木。透过竹木,众人惊奇地发现如此高山上居然有池塘,池塘边还有几户人家。都是楼房,粉墙黛瓦,与山色相映。美女们感慨,修如此华丽的房子,砖石是如何搬运上来的?老何调侃,砖石倒好说,无非是多费些功夫,最难解的是这山里的女儿是如何嫁出去的?这自然都是笑话,穷在闹市无人问,富在深山有远亲,只要女儿好,再高的山也会有人求。倒是在过去的时代,山里人娶媳妇一定是难的。现在好了,山里的儿女照样在大城市打工,天南海北的媳妇都能娶回。

  有水有人家,便有人间烟火气。哪家在过喜事,鞭炮不时炸响,时时还有磨豆腐的石磨声。这边的菜畦里尽是时鲜蔬菜,最好看的是生姜和胡萝卜。生姜的叶子如同棕榈,一扎一扎的,胡萝卜的苗儿有点像文竹,轻盈得如一地烟雾。山里人种菜讲究,地整得平,沟开得直,菜栽得如用尺子划过。土巴盘得细,不见一粒石子,菜畦里也不见一根杂草。看到这样的菜畦,便如同看见了山里人的日子,清洁而顺畅。守着这样的田地,据一方水塘,治一拳小屋,不需更多的供养,粗茶淡饭一生,定是陶渊明的境界。可惜陶渊明不会种田,种豆子不长豆子只长草。他到底还是士大夫,不是真正的农人。我倒愿意自己是真正的农人,与白云为伍,懂得岁时即可。

  从山里下来,路变得平坦。来时的小巴士早等在路边,原来主人是有意安排我们爬山锻炼筋骨。上得小巴士,一阵风到了油铺咀水库,在水库边上的农家乐里进午餐。酒是好酒,菜是好菜,还有我最喜欢的螃蟹。饭后复登车,一阵风出得山来,便见大街。询问此是何处?有人答:“县城啊。”原来水库离县城如此之近,几分钟就到了。此行目的之一是谈论泽光的小说。泽光新近完成了一个中篇,我最先过目。小说前两节写得很是精彩,而后面开了快车,直奔主题,没有一点山光水色,峰回路转。老何说:“写小说应该如同登阎王摸壁沟,要的是艰难曲折,遮掩生气。不能如下山,三五下便是坦途,那还能叫小说吗?”

  老何的话似乎一下子为今天的秋游点了题,也是此番聚会的收获。原来“阎王摸壁”还藏有如此玄机,以后此沟可以改为“阎王摸笔”了。

  真没想到,我们浠水还有这么一个好地方。(夏元明)



热门推荐

浠水县严明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集中教育及“五星评创、阳光服务”活动专题
深入推进国家主体功能区试点示范县和散花跨江合作示范区建设
推进“四城同创”建设美好浠水

招商信息 >>更多
图片新闻 >>更多
视频新闻 >>更多
不良信息举报中心
Copyright© 2007-2015 浠水新闻网 版权所有
鄂ICP备10015044号 鄂网备421009
主管:中共浠水县委宣传部 承办:浠水县信息中心
新闻热线:0713-4221416
网络110报警服务
网络110
报警服务